瑾良娣

日常躺尸写文

【忘羡】问灵

一篇小刀,嗯。。。


冬末,云深不知处内,静世中,一人一琴
室内琴声泠泠,室外细雪纷飞
静室外,站着一名玄衣少年,他双手枕着头,百无聊赖的玩着手中的发带,长发落下,遮住了一只眼,将他本就俊郎的脸庞,衬的有几分妖治。
须臾,他站起身来,望向室内,轻声唤道:“蓝湛,蓝湛你陪我出去玩呗,我想下山去夜猎。”室内,白衣少年轻撩琴弦,琴声流出,未答复。
玄衣少年似乎不甘心,轻轻碰了碰白衣少年的抹额,说:“蓝湛,蓝二哥哥,我想去喝天子笑,你。。。你能不能不要弹了。。。”白衣少年仍未答,依旧专注弹着琴,突然琴“铮”的一声,琴上一片殷红,少年下意识想要握住他的手,却是徒劳,“蓝湛。。蓝湛不要再问了”。在抬起头,已是泪落满面
琴弦自动弹出三个字——不可归




我我我不是故意写刀的
虽然这个梗好多人都用过了,但是还是希望各位喜欢

评论

热度(27)